爱的传承

作者: 

的传承
 

—— 抑或是离家久了,总有种牵绊的思绪,萦绕在脑海里。
 

此次 项目部在汉 人还在动车上,就迫不及待的跟母亲通了个电话,告诉她我即将 在家附近工作的 消息。 听着 母亲在电话那头 的笑声 ,我 只觉 心里暖暖的,有道弧度悄悄弯在嘴角。 因着两日内归队即可的缘故,我便动了回家一趟的心思。 次日一早,我便兴冲冲的携妻儿,踏上了回家的路。早早在门口观望的母亲,一看到我们,眼睛里便闪起了亮光 即便早已准备好多种花式的菜品, 仍不满意,一定要补买一些。无奈之下,我便说:“我陪您去吧!”母亲乐呵呵地说:“好!好!你去!”
 

出的门来 ,母亲提着菜篮,挨着我,边走边谈些近来家里发生的琐事 我静静的走在一旁,仔细倾听。作为一名二航人,我在工地多过在家 因着这份缘故,我便很珍惜 每次充 当母亲忠实听众的机会 直到走了许久,还未通过家门口的小路时,我才回过味来:母亲此次行走的速度极慢! 记忆中的母亲,一向是风风火火的 这种风风火火,并非天生。那些年,小姨们纷纷下岗 做为大姐 母亲聚拢了她们 体贴的开办 一个餐馆。 为了节约成本,她不惜 每天凌晨三点起来赶菜场的早市, 备齐 菜品 后又 火急火燎的赶回来为我们做早餐、送我和姐姐上学,然后,开始她一天的工作。这 艰辛 的过程 改变了母亲太多 太多,却没有得到我和姐姐的认同,因为我们 总觉得 她对这个 “新事业” 的喜爱 已多过于 我们姐弟 的那份。直至懂事后明了体谅 方才 释怀。
 

难道母亲身体有恙?担心之下,我着意问了问母亲近来的身体状况,母亲回答,尚好!尚好,何至于此?难道,强势了多年的母亲 多一点点和 相处的时间, 改变 自己 早已习惯的 走路速度 ?! 想到这,我不禁有些羞愧。 或许,在母亲这里,没有应该或者不应该。她也早就为 准备好了理由:一来, 的工作,总是如此的奔波,难得回来一趟;二来,毕竟 也有了自己的小家 需要投注心力经营 。母亲的爱,总是这样细致、体贴 …… 而我,自儿子 出生的那一刻, 便将自己的 关注“自然”过渡到“小不点”身上。有了小、而选择性的忘了老! 这般对比下来,一股浓浓的负罪感,便毫无征兆地从我内心喷薄而出。 连忙 从母亲臂弯下取下菜篮,提在手上,另一只手则伸过去,轻轻握住她的手 对她说:“今天过马路,让我牵你吧!”母亲 一愣 笑容随即 在脸上荡漾开来。
 

着母亲开心的 样子 我的步子下意识地更慢了 如此平常的生活场景,如此平常的家长里短,竟引动了母亲如此的喜悦,我越发地羞愧了——遍寻记忆,母亲这般絮叨、这般开心的模样,我大概、也许、的确是未曾见识过的。许是见我久久无话,母亲停住了话头,回头见着我一脸愧疚的神情, 母亲轻轻 地拍了拍我的肩膀 宠溺地 责怪了一句“这傻孩子!”
 

这一刻, 我仿佛是觉醒了家的传承一般, 突然 悟到 了,为人子女的 真实 意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