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你

本站原创作者:七(1) 谢妙 

烟。雨。静泊的乌篷船,悠长的廊桥,粉墙黛瓦的烟雨江南之中,我,读懂了你。

房屋鳞次栉比的排列在岸边,悠悠然。偶有几缕浅淡的茶香飘过,勾走了多少旅客的魂。我漫步在青石小路上,几缕阳光透过树叶间的缝隙照亮了树下的阴影,耳旁传来几声汩汩的流水声,与江南的婉约交织,碰撞,留下印迹。

不知不觉,走到一个幽幽古巷中,瞥见一个中年男子在一幢别致的雅阁门前摆弄着什么,微微挪动脚步,悄悄靠近,一顶浅棕色的软帽,普通的衬衫外套着洗的泛白的工作服,双膝上摊着一块白布,几簇大小不一,颜色不同的皮毛零散覆着,后面是一家专卖“文房四宝”中毛笔的一个阁楼,想来,他就是店主了吧。

“你是要买笔么?”探寻的口语唤回了我神游的思绪。帽子下的一张脸露出来,岁月在他脸上留下不少的印迹,深深浅浅的沟壑仿佛灵魂的印记,昭示着他经历的沧海桑田,一双眼睛微微眯着,潭水般深不可测。在与他的攀谈之中,他告诉我,他原是一个厂长,因了父亲的遗嘱便做起了毛笔,已坚持了28年了。28年!多少个日日夜夜守护这100多道工序,一丝不苟地做完一支笔,这该有多大的毅力与心血,他却只是不在意的轻笑而过。

顺着木板地,走进店里,各不相同的笔悬挂于墙上,亦或在柜台中,竹制的杆笔直而挺拔,狼豪丝软的垂下,轻轻拂过,柔软的触感让你爱不释手,却见一支很精细的笔,被他把玩在手中,原是他祖传的笔,已有千万岁月摩挲,亦如崭新般雕出。

我买下两支极细的狼毫笔,他似乎非常高兴,说我是他几年难得一遇的“知音”。

青石铺成的小路上,有着多少人的期盼?天色渐晚,太阳微微西沉,我独自沿着河岸散步。依旧挺立的房屋,依旧动听的水声,黑白两极,色调分明,是无数江南雅阁的标致。千年冲刷,掩盖不了江南独有的韵致。

就像那位做笔之人,世上懂笔之人愈少,他找不着可以倾其所有的朋友,心中的苦涩,谁又懂得?他与那千年的笔相同,不说那多年过去,依然固守的一份执著,且看那无人问津的古巷,寂寥的商铺,就如同那笔,虽被人一直珍视,却总不被执,倒失了它的一份作用了。他与它,同样孤独。

风。黄昏。旷野中,一棵树孤零零地挺立,无人问津,只有身旁传来怒号的风声,在这红尘喧嚣的凡尘浊世中,我你一样,寂寥孤独。我———读懂了你。

【点评】百年一遇的“知音”,在此幽静的江南雨巷中,读懂了这孤独却又坚毅的他,整篇的环境描写,为他增添了一份淡然。语言华丽,描写生动,丰富的意蕴背后也见证了作者的语言功底,江南,店主,读你,寂寥,构成了看似寻常的经历,却也收获着与众不同的人生启迪。(杨瑜婷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