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棠

作者:八(3) 陆笑语 

我本是爱花之人,但对海棠,似乎总是亲近不起来。

    初遇海棠,是在无锡寄畅园内。一株垂丝海棠,树影摇曳,花蕾嫣红,倚着古老而又爬满青藤的老墙,更是佳人姿态。海棠植于深深的庭院中,受万千游人观赏,依旧安于一隅,不妖娆,不轻薄。

 瞬间欢喜。

     在我记忆中,海棠应属名贵之花,但幼时却不曾遇见。后来读《红楼梦》,湘云诗签曰:“只恐深夜花睡去。”,方知这是出自苏轼之手。

    “东风袅袅泛崇光,香雾空蒙雨转廊。只恐深夜花睡去,故烧高烛照红妆。”

  满心欢悦。

     而今仔细想来,如此名贵之花,却又这般的不张扬,于暗香浮动,于通幽生香。静好岁月,自生美好。

    其实在我看来,海棠的确是花中难画的一种。海棠难画,难画的是她的静,亦是她的妖;是她的艳,亦是她的媚。我并不痴爱海棠的美与动人,但我却欣赏她骨子里的摇曳放纵,一旦绽放,便是旁若无人,难舍难收。

    我愿化作一身素洁,于花下,同享这花绽之艳,动人惊艳。

    三月阳春,又是海棠绽放日。信步去看一场花事,也是极好。于是我与海棠约期已近。想来寄畅园内那株,依旧年年如故,容颜不改。

    而我这赏花之人,仍是那份美好的心。

    海棠,看似风情万种的花,亦不会在别人的光阴里,说着自己的故事。

【点评】  一朵芬芳一缕香,一剪摇曳一嫣红。都说相逢是一首歌,就像我与海棠的相逢,荡气回肠,耐人寻味……

    海棠在我眼里,秀气一身,桀骜不驯,旁若无人。而我也愿化作一身素洁,在花下,听她诉说,那些在光阴里诉说的故事,娓娓道来,软语侬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