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似寻常

作者:八(6) 王一诺 

 

与寻常一样,上完课我独自走回婆婆家。但与寻常不一样,村头并无婆婆翘首期盼的身影。

我心中疑惑,加快了步子朝村尾熟悉的大红门走去,暗使了些劲儿,虚掩的大门笨重地移开。我朝里头一探,没人。寻常婆婆总会踢着小步子溢着笑脸从堂屋跑过来呢。

但我也没放在心上,扔下书包便向院子里窜-------婆婆去田里去了吧?谁管呢,我玩自个儿的。

烂漫的阳光铺下来,眼前好像摊着模糊色彩的金色油画,紫玉兰的叶子给它磨得发亮,月季枝叶浓密油亮,橘黄的花羞着脸儿盛在枝叶间,和风拂过,桂树枝叶间摇晃下灿金的阳光。上次回来栽下的蔷薇也冒了叶。笔杆粗的枝干旁冒出了一簇簇鲜绿——嘿,婆婆还真帮我照顾的蛮好。

“囡囡——”门口传来熟悉的呼唤声,我回了神,匆忙应着朝门口跑,婆婆手中拎着红色的塑料袋,脸上沁出了汗,发根子被濡湿了,几缕白发弯弯地覆在额上,她一边喊着一边扭身关上了门,背后有暗色的汗渍。

她回头见到我,脸上便漾出慈祥的笑,刚想伸出手来拍拍我,却又猛地怔了一下,收了回去:“婆婆洗个手再来啊——乖。”

我跟着她一路去洗手池:“婆婆,你刚才干什么去了?”

她笑着说:“你要回来,我去给你买腰花去了,你不是最喜欢吃这个吗!哎呀,我路上耽搁了会,回来晚了,你来多久了?”

我忙应着不久不久,又讨好似的夸她帮我把花花草草照应得好,她闻言也有些骄傲的神色,一昂头:“那是!我每天都顾着呢!哎呀,不说了,饿了没?我做腰花汤去。”

我乐得直喊饿,婆婆也乐呵呵地去了锅灶头。袅袅的暖雾裹夹着香气从厨房里满溢出来。

没一会儿,瓷器盛着满满的汤端了上来,午后焦黄的阳光从窗头泼了进来,衬得汤中葱花青翠,醇香四溢——寻常的腰花汤如今我却舍不得喝了。暖气从腿上升腾,滞在了胸口。

一切都如此寻常。

寻常的家,寻常的花,寻常的汤和寻常的婆婆。

但我,却从心底里依恋——依恋这看似寻常的一切啊。

点评:只是那样寻常的花朵,寻常的汤,却有一位长辈对晚辈的关爱流露,飘出纸张在读者心中柔柔地涨溢开来,糅合着温情,让人流连,甚至于臆想着置身于那看似寻常却特别温馨的家中,闻一闻那花的芬芳,嗅一嗅那腰花汤弥散着的袅袅的香……(八5班   王珏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