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似寻常

本站原创作者:八(5) 王珏 

 

嫩黄,淡金——在那阳台上的玲珑绿叶间,似有什么在悄然闪着光,在春天里点染出一处明亮。

踮着脚尖凑上前看,若惟恐那金色溜走了一般——在那绿叶间,迎春花开了。

心中欣喜泛起,与那满眼的金色撞个满怀——终于寻到了一个足够漂亮的参赛绘画素材。

握着画笔,我开始精心描画,想着那也许能获得的荣誉,我尽力变换着使用自己所学来的技法,涂、摆、点、扫;赭石棕、太阳金、翡翠碧……无数幻妙的色彩在笔下做着华丽的演绎。

纸的一端生出一根细枝,拢着身子向旁爬伸着,枝头怯伶伶地点着几抹绿,枝丫间盈盈立满着朵朵迎春花,在绿叶的间隙里张着漂亮的金黄花瓣,若在推搡着,张扬着……

如释重负地放下笔,举起刚完成的画,臆想着近在眼前的荣誉,一缕笑爬上嘴角,却又如蜃彩一般在转瞬间消翳了踪影,我拿起画,思虑,又迷惘——那画中似少了些什么,可不是吗?

正午,阳台上日光正浓。本浅淡的金色忽而变得灿烂无比,透过窗棂,晃着我的眼睛。朵朵迎春花在绿叶中闪着光,若把阳光都吸引起来,聚成一束。“迎春花,”我听见自己的嘴在低语,我听见自己的心灵在高呼,无意间的一瞥,我又望见自己手中的画纸,满心若有恹恹的情绪滋长起来,可渐渐地,内心又再次趋于平静。

我尝试与这迎春花对视,去感知她的灵魂深处,却又看不真切一般,站起身,我走上阳台。

春天大自然的风舒徐地吹送,我看见迎春花无数翠碧的枝条从花盆中不可遏制地生长出来,若一汩泉水般向上涌,再向上,又很柔和地向下流,直到弯成那最自然的弧度……迎春花金色的笑靥趴在绿叶的身旁,在风中随着枝条晃动着,倒像在荡着秋千,似有孩童般的欢笑声随风不断向远处飘去,飘过巷陌,又飘过高楼。

春风止息时,那朵朵花便也静止下来,她吐纳出那最甜美的蜜露,张出最柔丽的花瓣,等蜜蜂飞来,供阳光驻足,我静视着她,她也似趴在绿叶间对我微笑 ,一种魂韵的美就这样不期然地沁入了我的性灵深处。

我惊异,我顿悟,一切的迷惘就这样被驱散,心中似有什么被悄然放下。

含着笑,我提起笔,重新开始描画。柠檬黄,橄榄绿,檀木褐……最平常的色彩却在纸上奏出一曲生之华歌,素白的画纸中,枝条绿起来了,嫩叶抽出来了,迎春花在绿叶间绽放着,在这春天里,迎着阳光,生长着,高歌着……

再次放下画笔,荣誉的束缚,虚荣的桎梏,就这样被解开,我已懂得,对于一名画者,需要的,不是华丽的色彩来修饰,去点缀,所需的,只不过是一颗不为名利的真心,一双发现美的眼睛,即使色彩再寻常,也能描绘出那最美的风景。

嫩黄,淡金——春风吹送进窗口,阳光洒在这开满迎春花的纸上,这看似寻常的花朵却盛放着,在春天里开出最美的花!

【点评】文章首尾呼应,使结构变得严谨,细腻的笔触描绘出一幅看似寻常的迎春花写真图,似乎主宰了绚烂的春天。迎春花——“嫩黄,淡金”“看似寻常”,暖阳下和她邂逅,带给作者的不仅是最美的风景,还有一双发现美的眼睛,一颗真挚的心,一次真善美的体验,于是便在喧嚣的尘世之中,解开名利的枷锁。(王可一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