严 父

作者:七(4) 李杭 

七(4 李杭

  所谓“严师出高徒”,我今天的小小的成功同样离不开我亲爱的“严父”啊!

  小时候,我最怕的就是爸爸了。天不怕地不怕的我连遇见恶狗都敢上去踢它一脚,可一瞥见老爸透过那副眼镜片射出的犀利的目光,我就不寒而栗,吱都不敢吱一声。

  星期五在饭桌上,我向老妈抱怨着,学校要冬季长跑,上午下午各一次,半条命都没了。老爸听见了,皱了皱眉头,一种不祥的预感从我心底升腾了起来。

  不出所料!星期六的一大早,我就与温暖的被窝拜拜了,我睡意浓浓地哀求:“再让我睡一会儿,周六一大早的,干嘛呀?”“快起来!”一个低沉的男中音快而短促地喝道。听到这声音,我不由得打了个冷颤,睡意全无。我一边迅速地穿衣洗漱,一边想着,他老人家怎么亲临我卧室呢?满肚子疑惑地吃完早餐,我才恍然大悟。老爸像中央领导人演讲一般清了清嗓子:“从今天开始,正式晨跑!”哦!my god,他这是中什么邪了吗?

  外面天还没完全亮,朦胧中还透着点点星光,呼出一口气,还能看见那暗灰的水蒸气。这安静而祥和的夜被一声呵斥打断了:“快点,快点,跟上来!”父亲在前面为我开路。很快,1000米就跑完了。很快,父亲的两鬓也微微流下了汗水,对老爸这种奔四的年龄,应该不会很轻松吧?但他全然不顾,但他终究也没有像妈妈一样“语重心长”地进行教育。

  原来,严父也有严父的爱啊!

  【点评】 母爱如水,父爱是山。也许父亲给子女的印象就是“沉默寡言”,就是“犀利的目光”,可是,谁能否定那铁面背后掩藏着的不是一颗疼爱子女的炽热之心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