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月来了

星空周刊作者:七(3)班 陆睿淇 

    四月的艳阳天,终于又回来了。

    虽是乍暖还寒、春寒料峭之际,但暖风早已将每一颗想去踏青的心吹得蠢蠢欲动,谁也按捺不住那一份想与大自然亲密接触的感觉。

    于是乎,哥哥一家与我们一家就一起来到西太湖边,在揽月湾一起游春、赏春。我与哥哥都带了一只风筝,准备比试比试。

    风儿也格外知晓我们的意图,不大不小的春风吹拂,风力、风速、风向都恰好适宜放风筝。我高高举起风筝,然后迎风奔跑,终于风筝飞上了蓝天。如一只雏鹰,虽然其中起起伏伏、跌跌荡荡,但它勇往直前,越飞越高。

    我在草长莺飞之间穿梭,抬头仰望蓝天,万里无云,千里澄耀,和煦的春风吹得人煞是惬意。我想,人间最美的四月天果然来了。

    不知道多少年前这样一个四月,一只屋前停留的燕子,打湿了记忆,缱绻了思念。无论世事翻云覆雨,沧海桑田,我只知晓,有一首爱的礼赞在最美的四月天响起。在流年的印证下,越是咀嚼,越是口齿留香。

    倏然,哥哥笑意盈盈地立于我的眼前。我停下念想,顺着他手中牵着的那根风筝线望去,虽是谈不上与云朵嬉戏,但它却在乐呵呵与鸟儿们歌唱呢!

    而我的风筝呢?哎,我不甘心,恨恨地朝哥哥咬牙切齿道:"陆鸿儒,你真是的,也不让让我?!"哥哥反而幸灾乐祸:"谁让你在那儿发呆?"

    哈?我是在发呆吗?

不对,不对,我是在享受四月。我不语,静静伫立,深深地呼吸,那是夹杂漉漉泥土芬芳的气息,然后,凝神谛听:嗯,不错,那是四月的脚步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