往事依依

星空周刊作者:七(5)班 庄庄泠子 

    时间如手中的沙般滑落,抓不住的年华总带有许多精彩。很多事在记忆中已模糊不清,有些事却像电影般清晰。

    小时候,因体弱多病我被外婆接去乡下。童年的很大一部分都离不开“乡下”这个名词。我一到乡下腿脚就很利索,忍不住往邻居们家跑。“爷爷,我又来啦!”每天清晨,我总会准时地跑到隔壁人家敲门,那家的老爷子是个幽默风趣的老人,并且他们家总有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吸引着我。老爷爷会拉二胡,偶尔还会吼几嗓子。也许就是在那时培养了我爱音乐的乐趣。可惜前几年那位老爷爷因病辞世。也许从那几年开始,我回城上学,“乡下”就成了一个代词,一个熟悉却又陌生的代词。

    我一直是个爱幻想的孩子。这也许跟我小时候爱看童话、受了较多童话的熏陶有关。乡下家里有成堆的童话书。记得有一次,我翻完了所有彩图注音版童话还不尽头,麻利地翻出了几十年前舅舅看的一本泛黄缺页的《365夜童话》。虽然因年代久远,印刷的字有些已经模糊,但我还是一知半解地读完了它。现在一年回乡不到三四次,每次回去书都披上了厚厚一层灰,有种心疼和心酸。

    有时宅在家久了也想去闯闯。我至今去过最远的地方就是青海。虽然已经是两年前的事了,但我时常还会想起,细细回味一番。

    我与外婆两人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车,路过河南、甘肃等省份。印象最深的是甘肃,那黄土砌的房子和满田绿油油的玉米,以及秃毛的绵羊令我深深感受到那些贫困山区人民的艰苦。我看见一个孩子牵着一条水牛,瘦小的脸上满是惊奇,诧异地望着呼啸而过的火车。下了火车,我被头上纯净的蓝天惊住了,真的,我从未见过这样的蓝天,像书上写的那样,“好像用清水洗过一般”。我望着繁华的街道,有很多包着头巾的少数民族妇女。我不知所措,原来偏僻的西部也可以有都市的繁华。妈妈在这里工作,给我们找了一间离她的办公楼较近的地方。

    在美美地睡了几天后,我迎来了人生中一大荣幸--跟随妈妈的朋友去欣赏美丽的青海湖。我人生中第一次没有任何亲人陪伴的旅行开始了。我们开车路过了长满薰衣草和雏菊的山丘,爬了险峻又长满红土的祁连山,在祁连过了寒冷又有着炙热气氛的秋夜,终于平安归来。这次旅行让我独立了很多。

    流年似水。虽然很多事都像流水般滑过,但有些精彩会永远留在心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