冬颜

星空周刊作者:七(3)班 张意笳 

    看着窗外深黛色的树木瑟瑟摇曳着,看着深灰色的土地上不再有阳光般的艳影,看着女孩们拉紧了衣链在风中飘扬着的长发,蓦然发现冬姑娘已披着薄雾般的轻纱踏进校园,款款而至。

    都说,“忽如一夜春风来,千树万树梨花开”。不错,在诗人岑参的眼里,归家的喜悦之情,那挂在枝头的积雪,变成了一夜盛开的桂花。校园的冬颜,是否也像他所赞颂的冬一般焕然一新,景色迷人?

    一个人,静静地走在校园的道路上。发现,小草已脱去翠绿的夏装,套上深绿的冬装,有的还迫不及待地拿出暗花色的棉被披在身上。遥眼望去,它们整行列队,深绿的队伍里嵌着几块暗黄,斑斑点点,像一块绿色的大地毯上的暗黄的花朵。太阳也不吝啬,为这块大地毯镶上了金边,闪闪发亮似的。

    叶儿们也都还上了新装。绛红色的礼服,嫩黄色的运动装,还有来不及换去绿色的工体服就赶来凑热闹。

    冬姑娘的降临,也许都使花儿们都自愧不如,花瓣纷纷飘落,只留下枯花的花蕊。“落红不是无情物,化作春泥更护花”。掉落的花瓣虽然无梅傲霜雪的韵雅,却有着默默的奉献精神。然而,也有不服输的,看,几朵月季花脱去艳丽的红色花衣,换上柔软的白纱衣,散发着幽幽清香,挺立枝头,像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与冬姑娘比美。叶儿也极力配合,围上紫红色的围脖,尽显自己婀娜多姿的身姿,花儿衬托着更加素净雅洁。

    漫过校园,少了炙炙烈日,只感到风拂过脸颊,凉爽而惬意。风儿跃到玉兰树上,遗落了满地金黄,馨香在鼻端缭绕。

    冬款款而来,又将悄然而去,在“孤舟蓑笠翁,独钓寒江雪”的沉吟中,轻轻拾起一片落叶,看着它清晰的纹理,仿佛托起了整个季节的容颜。我知道,这就是我要寻找的校园冬天的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