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不想这么过

星空周刊作者:九(3)班 周毅 

(一)

一只麻雀,落在窗前的柴堆上,它乜斜着脑袋,默默地注视着我。它的眼睛为何充满忧伤?

我不懂。我听不懂另一个世界的语言,我无法体会到它的忧伤。

是想告诉我旅途中遇到的可悲的故事吗?是想向我倾诉这淅沥的细雨打断了它原定的行程吗?还是想告诉我它落下了找不到伙伴的孤独?又或者,它只是累了,只想歇一歇而已?……

我埋下头,继续写着属于我的散文。它是一只麻雀,随处可见的麻雀,但,这只麻雀,为何带给了我不一般的感受?内心仿佛被针刺了一下,我又抬起头。

    它早已飞走了,无影无踪。我这才醒悟:我错过了走进它内心的最佳时机。

(二)

雨越下越大,那柔润如细丝般的感觉早已荡然无存,有的只是“啪啪”的雨点敲击地面的声音。

眼前越来越模糊,有点昏昏沉沉。是雨带来的幻觉吗?不,我分明感受了那种疼痛。桌脚下一塑料袋的药。如果可能的话,真想全部抛到雨中,让它消失吧!因为它,我已变得很野蛮,很不懂事,无理取闹了。我也不清楚为什么,就这样与父母开始了争吵。

所有从嘴里吐出来的话,都是那样的无理。我知道,我伤透了他们的心。可,可我又能怎样呢?

他们那样的起早贪黑,那样的无私付出,为了他们唯一的,从前那样可爱的女儿。可你瞧,他们的女儿现在成了什么样?什么都不像啊!这就是老天的安排,我们都无力抗争。

头越来越晕眩,如今的抵抗力已相当差了,与一棵即将倒下的稻草也没什么区别。伴随着“啪啪”的雨声的,还有一声声刺耳的咳嗽。我自己也已招架不住了,没人能懂我,我也不能够理解他们。

我的明天,似乎越来越模糊了。晴天,阳光,成为一种奢求了吗?他们这么做,还值得吗?

(三)

对着镜子,我还是我。就是微微有些胖了,脸部怪怪的。

我依旧在学校,与大家一起上课,一起嬉笑,除了体育运动以外。

在同学们的眼中,我已成了“虚弱”“憔悴”的代名词,尽管我自己似乎还觉得状态不错。

所有人都让着我,甚至都不敢碰到我,因为他们害怕我一触即倒。

我倒下?真可笑!我真的有那么脆弱,那么不堪一击吗?我讨厌现在的生活!

我知道,我也不是最悲惨的那一个。甚至,根本没有资格谈“悲惨”。在这个世界上,比我严重的人要多得多了。与他们相比,我实在是太有“活力”了。

可,这样的事情真的,真的不应该发生在我身上。我真的,真的没有能力承受。同样的,我的家庭也支撑不住,它还没有强大、坚固到那等地步!

明天,我很愿意去想,可是,我不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