放学回家

星空周刊第8期作者:八(10) 崔予皙 

约好了的,今天爸爸来接我,放学都半小时了,人呢?

我站在校门口,焦急地向四周搜寻,眼光盯着一个个来来往往的人群。“怎么还不来呢?”

 “喂,予皙,我爸来了,我先走了啊。”“予皙,老妈叫我了,拜拜!”眼看着一个个走读的同学被接走了,校门口越加空荡了起来。

一丝焦躁伴着一阵秋日的凉风吹进我的心头:“老爸不会忘记来接我吧?”想到这里,我不禁打了一个寒颤,脚步也不由自主地在校门口来回踱起来。“天灵灵,地灵灵,让我的老爸快降临吧!”

教室里的灯光一盏一盏地灭了,住校的同学嘈嘈嚷嚷地下楼排着队,逐渐消失在路的尽头,校园里渐渐安静了下来。校门口的路灯更亮了,照在一辆辆疾驰而过的汽车、摩托、自行车的身影上。天真的黑了。

 “老爸,你说话可得算数,说好来接的,一定要来啊。”我急得心中就剩祷告了。

 “爸——”我看见远处一个高大的身影正向这边急速走来,姿势像极了老爸,就飞快地跑了过去。抬头一看,顿时吓了一跳,是一个根本就不认识的陌生人,望着这位面色惊诧的中年男人,我无奈地摇了摇头,红着眼,垂头丧气地走回校门口。唉,老爸啊,你心中到底还有没有女儿啊!

我生气地踢着路边的小石子消磨时间,嘴里嘀咕着:“坏爸爸,爸爸是个超级大坏蛋……”心冷的似乎都要结了冰。

 “崔——崔——”突然,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。我眼前一亮,几乎要跳了起来:“老爸,我等你等得花都谢了!”“爸爸厂里有事,所以……”“我不听,不听。有事也不能这么晚才来接我呀!我都快急死了,你看现在还有谁没回家啊?”我打断爸爸的话,闭着眼睛,用手堵住耳朵,头像拨浪鼓一样乱摇。爸爸看了看空荡荡的校门口,心有愧疚地抚摸着我的头,说:“是太晚了……你饿了吧!”说着,塞到我手里一个热乎乎的包子,我睁开眼,刚才的怨气似乎一下子烟消云散了。

坐在车里,吃着老爸递来的热乎乎的包子,听着爸爸满带愧疚的解释,心里竟慢慢的温暖起来,突然间,我想起了看过的一首小诗:“父亲是一把伞,我是伞下人,雨点来了,除了你谁会为我撑起一片晴空?风儿来了,除了你谁会为我挡住阵阵寒意?……”禁不住后悔起我上车前对爸爸的态度来……

我对老爸说:“爸,您事情多,今后就别来接我了,我自己回家。”

道路两边的路灯睁大着眼睛看着我们。老爸笑了。我也笑了。

    点评:情节有波澜,一波三折;细节显生动,笔触细腻。意境似溪水潺潺,润人肺腑;情感如泉水叮咚,悦人心田。(梁万兵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