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终于哭了

星空周刊第4期作者:九(6) 郑思琪 

  那年夏天格外炎热,连知了都无精打采地趴在树上,有气无力地叫着。

  一阵刺耳的电话铃响起,我很不耐烦地抓起话筒:“秧秧,放暑假了,你什么时候来啊?院里的葡萄都快熟了,你什么时候来吃?”

  不必说,来电的正是我外婆。早不打晚不打,偏偏在我最烦的时候打电话,我没好气的回答:“暂时先不来了。”

  “哦,”电话那头的声音小了许多,“那那些葡萄怎么办?”

  我随口敷衍了句:“那你先给我留着吧。”说完,便匆匆挂了电话。

  我一直都不喜欢回湟里的外婆家,那里给我的几点印象便是,有些残破的瓦片,门前挂在电线上的一只破风筝,生锈的大铁门,当然,还有后院那挂满果实的葡萄架。

  我不知道那株葡萄是什么时候种的了,只记得当葡萄快要成熟时,满院子都弥漫着香甜的气息。那还没熟的葡萄在阳光下晶莹剔透,与灰扑扑的院墙形成了鲜明的对比,给有些冷清的院子,带来了些许生气。

  我很少呆在外婆家,以前一直没吃到葡萄,上回去,眼巴巴地看着枝头那青涩的果实,有了一种想吃的渴望。走的时候对外婆随口说了一句:“下次给我留些葡萄!”

  这话转眼间便忘记了,家中有甜蜜多汁的菠萝,香脆可口的梨子,又红又脆的苹果,怎么还会记得外婆家那又小又不起眼的葡萄!

  但外婆记住了!

  那次通话之后,她又接二连三的打电话来问我什么时候回去,每当听到我否定的答案,在电话这头的我,分明也能感受到她的失望。

  八月份的一天,我去了外婆家。

  一进门,外婆便迎了出来,一头半白的头发在阳光下闪闪发光;接着,表妹便向我扑来。

  外婆第一想到的,便是从冰箱里拿出那一篮存放已久的葡萄。

  这些葡萄有一部分已经干瘪了,而剩下的颗颗饱满,珠圆玉润,看来外婆花了不少心思。

  外婆满脸都是笑,眼角的鱼尾纹也高高地上扬:“葡萄都熟了,你一直没来,一部分烂掉了,一部分被人摘走了,还真可惜。”似乎是在对我说,又像在自言自语。

  这是,表妹也在一旁奶声奶气地告诉我:“奶奶摘了好久,也不让我多吃几个,就说要留给姐姐……”

  没想到,我当时漫不经心的一句话,让外婆操心了那么久!

  看去,那些葡萄都附上了一层细密的水珠,不知是汗还是泪。

  是泪,我知道。我扭过头去,不让她们看见我眼眶里的泪水。

  终于,我哭了,为那串串葡萄,也为那藏在葡萄里的外婆的爱……

  点评:本文所选之材虽为生活中司空见惯的小事,然而小作者却善于从小事中发掘真情之美,让人仿似感受到了外婆和外甥女之间汩汩流淌的亲情。文章清新流畅,细节扣人,读来让人深悟:真正的爱,沉寂而温馨,明晓了,就静静长驻在心间……

(张秀娟)